当前位置:首页 > 

03月

06

2019

彦川一中的帅气殿下

《帅老公是高中生》
作者:雪篱笆
上卷第一话 校草篇之恋上我的初恋

迷含混糊中摸到床头的闹钟,六点四十五分。天!今天我要早点去黉舍,第一节英语课有个小测试。于是渐渐起来,洗脸刷牙,随意绑了条马尾,一路疾走去公交站牌。

呼!幸好没错过,仍然是我日常惯坐的靠窗边位子。

我叫沙杉,今年十五岁,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初二门生。没有哥哥姐姐,也没有弟弟妹妹,妈妈怕痛,生下我今后起誓再也不要怀孕。不要因此认为我会是家里的小公主,漂亮的爸爸眼里只有一个奇丽的妻子,而那位不识人世烟火的皇后却总爱把她独一的孩子当成自己作画的灵感模特。

因为妈妈喜欢奇怪的事物,所以我们每隔几年便搬一次家,算来三个月前的那次迁居已是我从出生到如今的第五次了。据说来到这里是因为妈妈的高中好朋友,两人自从娶亲生子后便很难碰到面,所以这次索性搬来同一个都会。

我曾听过爸爸妈妈梦幻般的恋爱。妈妈大学期间是伸展台上亮眼的模特,一次偶然机遇,她碰见了一个风流倜傥,野马脱缰般不受约束的拍照师,也就是我的爸爸^0^。一记回眸一个投足,在几天的拍摄历程中,那个拍照师被妈妈的清纯与仁慈深深吸引。

长达五年的恋爱短跑,爸爸用尽了各类浪漫动人招数,就连他一向嗤之以鼻的结婚也搬了出来,终于获得妈妈的颔首。妈妈嫁给爸爸后,便竣事了模特生涯,成了自由画家。

十二岁那年,后桌的男孩递给我一封言语稚嫩的情书。那时我知道了黉舍有好几对已经偷偷可以恋爱,躲在冷饮店里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同一只雪糕。那时感觉好脏,我才不要吃那些臭男生的口水。

经常迁居,我身旁的同学朋友总在不停改换。尽管收过许多若干许多若干情书,乃至有些果敢男生间接邀请,但恋爱我从何尝试。或许是受了爸爸妈妈的影响,总觉得我的初恋,肯定要和我喜欢的男孩,就算不能天长地久,也必须刻骨铭心。

直到三个月前,我转学到了实验附中。我碰到了生射中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生,只要偷偷看着他,我就碰面红耳赤心跳加快。当他主动与我说话时,全部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就像吃了最爱的怡口莲,一直甜到内心。

可是他太良好了,是全部老师眼中的天之娇子,警惕翼翼地捧在手里。他太受接待了,几近每一个女孩说到他的名字时眼里都会有一抹羞涩。他太温柔了,好像每一个同学都是他顾惜的工具,他是那末善良,俊秀的脸上老是挂着一抹柔柔的笑。

如许的男孩又怎么会属于我呢?固然很荣幸地和他同班,可是他好象对全部同学都一视同仁,看不出哪一个女生获得过他的 独特关注。转学三个月,却听到无数有关他的事。

二班的进修委员知道他喜欢周杰伦的歌,在客岁他的生日Party上,收集了周杰伦从出道到现在出过的全部专辑CD送给他。七班的班长和他一起准备奥林匹克竞赛,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旁人面前冒死施展出自己 独特的地位。就连最难追的年级里最漂亮的女生也曾默示,如果那个我是他的话,她或许会容许。

每天早读都会有班干部坐在讲台上记迟到同学的名字,今天是礼拜一,固然是班长坐在上面。我一口吻从公交站牌跑到课堂,其痛苦程度比跑八百米有过之而无不及,满身虚脱地趴在桌子上。同桌叶芯凑过甚说,幸好你跑的快,不然两分钟后你肯定要被叫去办公室。

我抬开端看墙上钟的时候,刚美观到坐在上面的他往这边看,立刻把头埋回英语书里。没错,他就是三班也就是我转学地点班级的班长单蓝律。

放学之前,班主任进来讲晚上看片子,全部同学临时留在座位,等一下会发片子票,说完就把单蓝律叫去了办公室。不知晚上会是甚么影片?各位都在胡乱猜测,课堂一片凌乱,每一个我都显得非常高兴。班级里有几个男生冒死地寻找自己喜欢女孩旁边位子的片子票,乃至不惜请别人吃物品或做甚么事作为交流条件。

拿到片子票后,同桌发明她和我的座位号竟然不是连着的,不由地烦闷:"我们中间那个号码会在谁手上呢?"

约好在片子院门口等对方,我在商定的地方等了良久也不见叶芯的人影,只能一个我进步场。16排19号,终于找到你了!旁边好像已坐了人,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是谁?是不是自己班的同学?

影片放映了15分钟阁下,旁边的人忽然递过一杯爆米花,我惊奇地偏过甚,却隐约看到了那张俊秀的脸。我的旁边坐着的怎么会是他?片子票可是他负责发的,岂非是他故意如许放置的吗?弗成能,我勤奋打破脑海里的奇丽幻想,该当只是偶合而已。

"不喜欢吃爆米花吗?"

"不是,感谢。"我接过他手里的爆米花,却不警惕碰到他的指尖,脸麻辣辣地发烫。还好影院里一片黑暗,否则我真想挖个洞钻进去,固然知道他或许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同学,但心仍是扑扑跳得利害。

"看完片子一个我回家吗?"

"啊?嗯,这里有到我家邻近的公车。"

"呆会儿一起走,可以吗?"

我恐慌的张大嘴,黑黑暗看到他那双如星子般亮堂的眼睛,傻傻地颔首,然后只是吃动手中的爆米花,不敢再抬头看他,可是屏幕上的影片我却没听进一个字。

出影院的时候,为了避开同学们的凝视,我故意和他隔了些间隔走着,就如许一前一后走到公交站牌。上了公交车,两人也只是随意地选了位子,没说一句话。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和单蓝律两人如许走着,星辰陨落的夜,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好像一对亲热的情人。我们只是平静地走着,有那么一霎时乃至期望回家的路能再远点,就如许一直走下去,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我快到了,你也早点归去吧。"在一棵大树下和他说再见,然后往火线的个中一幢房子走去。

"沙杉。"他叫出了我的名字,路灯下我回过甚看着他,期待着他说出我内心幻想的,却又不知为何惧怕他说出口。

"我,我喜欢你。这个送你,如果你接管的话,来日来学校请把它带上。"男孩好像用了很大勇气把心里的话说完,但那张稚嫩的脸仍是浮现了含羞,从校服口袋取出一个包装淡雅的盒子递过来之后,便扭头看向别处。

同是清纯无邪的两个孩子,就如许悄悄地站在大树下,风悄悄吹起女孩垂落的发丝,男孩期待着女孩口中的谜底。

接过单蓝律递过来的盒子,我不知自己这时该当做甚么,只是甜甜羞涩的一笑,独自跑进了自家的庭院。然则我知道单蓝律一直在看着自己,过了良久才回身离去。

慢慢翻开盒子,我看到一只非常精细的胡蝶别针,好漂亮!今晚的一切就好象在做梦,单蓝律竟然和我剖明了,这是真的吗?我忍不住对着镜子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好痛!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幸福的想着,渐渐睡去。

第二天,我把那只胡蝶别针别在自己的校服左胸处,然后我看到单蓝律发自内心的浅笑,带着康乐与宠溺。分歧于以前怕被他窥见自己的情感,我嫣然一笑。从今天开始,这个良好男孩就是我沙杉的男朋友了。

"咦,沙杉,你这个体针好漂亮,在哪买的呀?"同桌一看到我别在衣服上的别针,抓着我问道。

"嗯……前几天逛街时偶然淘到的。"叶芯,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知道你也有点喜欢蓝律,如果你知道我和他来往了,那样你还会把我当你的朋友吗?黉舍一直否决门生谈恋爱,深怕影响了他们的学业,惹出甚么祸事。更况且单蓝律是黉舍重点栽培的头号种子,老师又岂会容许这种事发作,来毁掉他的前程。所以我不盘算把这件事公然,那只会惹来没必要要的贫苦。

"那这个周末你陪我去,我很早就想买个如许的。"

"好啊。"看来要问一下单蓝律在哪买的,不然穿帮了可欠好,我偷偷的吐舌。

因为在黉舍我们的位子隔得很远,所以几近说不到话,于是放学回家这段时间成了我们最名贵的独处机遇。偶然蓝律会把单车停在黉舍,陪我一起坐公车,人多的时候,他会站在我身旁,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偶然我会在黉舍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等他,跳上他的单车前面,靠着他,看着天边的落日。

固然在黉舍里只是同学,但蓝律偶然关怀的眼神总让我感觉甘美。记得有一次上课,闷热的午后各位都昏昏欲睡,一个个显得无精打采极了。任课老师生机地拍桌子,让同学起来回覆问题,而我却倒霉的恰好被抽中。低头想问同桌是甚么问题,了局看到她也是一脸刚被吓醒告急兮兮的风趣模样。这下真的死定了,闭上眼睛咬咬牙,豁进来了。

"老师,这个问题我可以来回覆吗?"耳边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我激动得转过甚,想看看上帝派了哪一个仁慈的天使,只见我家的蓝律站了起来,午后的阳光从窗外倾注进来,洒在他的附近,一身明丽耀眼的芳华气味。

原本老师是想杀一儆百,谁知半途杀出个程咬金,神色很是不悦。正想生机,却看到站起来的是一向乖巧卖力的单蓝律,立马又换上一张慈师面目。因为蓝律精确无误的回覆,哄得老师龙心大悦,连带地也就赦宥了对我的赏罚。

"班长大人真够意思,否则你今天肯定难逃老佛爷的魔爪。"直到我坐下后,同桌凑过头低声说道。

趁着老师回身在黑板上写字,我偷偷转过甚想看一眼单蓝律,然后视线交错,他淘气地朝我眨了眨眼。

作品相关 上卷第二话 校草篇之指腹为婚的荒谬

上卷第二话 校草篇之指腹为婚的荒谬

放学回抵家,妈妈告知我这个周末有个会餐,和她高中的好姐妹约好,就我们一家和他们一家人。

"这是下午我特意去给你买的,那天你就穿这个去。"妈妈从沙发上拿出一个袋子,内里是一条名目可爱的纯红色纱裙。

"为甚么我要穿这个?我不要,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穿裙子。"我的衣橱里有一半衣服都是妈妈帮我选的,她老是说,啊!这件衣服好可爱哦,穿在我独一无二的女儿身上肯定奇丽极了。结果那些衣服只是粉饰了我的衣柜,却没有粉饰我。

"如果你不穿的话,那好吧,下个周末我恰好缺个模特,你临时替补一下吧。"明知道我最不喜欢坐着一动不动,妈妈故意拿我的死穴威胁道。

"镜子呀镜子,我们家的王后是不是很恶毒啊……"我故作委屈地瘪着嘴,认命地接过妈妈手里的袋子,进了自己的房间。

会餐是在一家非常奢华的旅店。不就是一次简朴的碰头嘛,用得着选这么高级的地方吗?跟在爸爸妈妈前面,看着附近的情况,我忍不住咕哝着。

据说妈妈好姐妹的爸爸是这个市的市长,而她老公自己就是个超厉害的建筑师,许多若干大楼都是他设想的,难怪家里这么有钱,看来这种奢靡场所也就是他们这些奢靡的主惠顾的。

我见到的是另外一个与我母亲分歧风情的女人。她雍容华贵,优雅有度,伶俐过人。而我的母亲洒脱脱俗,奇丽柔弱,骨子里却透出一股纯净气质。

爸爸一进门就和对方的老公聊了起来,一个拍照师一个建筑师,不知道他们碰到会聊些甚么呢?看来男子的世界老是有太多配合的乐趣喜爱。

"这就是沙杉吧?绿绿,我看她模糊已有点你高中期间的影子。"那个优雅的贵妇拉过我的手让我坐在她的旁边,对着妈妈说道。绿绿?我仍是第一次听别人如许呼唤妈妈,看来她们的情绪确实纷歧般。

这肯定是她们之间的呢称,因为我知道妈妈的名字中包括她年青当模特时的艺名内里都没一个"绿"字。

"她是我生的嘛,固然会和我有点类似。对了,你家宫裂呢?我也有好几年没见到他了。那孩子如今肯定是迷死了很多女孩子,那张脸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他生出来的?"

我平静地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听着大人们的聊天。明明是妈妈良久没见到她的好朋友,搞不懂为甚么肯定要我也得列入,你看看大人集会我根本就是过剩的嘛!

"说是周末和一帮朋友赛车,一早就不见了人影。不过我已给他打了固话,七点之前他自己会过来,我们不用等他。那孩子我和我老公是想管也管不了,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小小年岁都那末难搞定,基本就是我行我素到了极致,我爸爸还那样宠着他。"

"你家宫裂比我家沙杉大两岁吧?"当年她比她早娶亲的动静着实让她吃了一惊。因为以前在高中时袁缘就是全校出了名的行动反叛、风格果敢,男朋友更是隔三差五地换。后来两人大学去了分歧都会,没想到一结业就接到她要娶亲的动静。

"恩。十七岁,都上高一了。"幸好儿子的智商遗传了她老公的,玩得翻天覆地还是进个前三名。不过她老爸总说他外孙的野和傲都是从她那里遗传来的,让她特不服气。

"日子过得好快,再过几年我看我们都可以当奶奶外婆了,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是啊,没想到一恍眼十多年曩昔了。你把沙杉如今放置在哪一个黉舍?"

"小杉,你是甚么黉舍呀?"妈妈的含混个性又冒出来了,我都转学三个多月了,她竟然还不知道。

"是实验附中。"被点到名,我只能抬开端回覆道。

"等读高中的时候,就选彦川一中,到时可以和宫裂同个黉舍,让他多照顾照顾你。"她好像很喜欢摸我的头发,语气中全是宠溺。可是我就别扭了,只能胡乱颔首。

内心却嘀咕着:彦川一中耶!固然我刚到这个都会不久,却早已耳闻彦川一中除了是市重点以外,其情况漂亮、校风开放自由更是让无数门生神往不已。

而我历来不是品学兼优的三好生,爸爸妈妈也知道我没有进修上的天赋,从不会严格要求我达到甚么目的,只要学得高兴就好。而且我在老师眼里虽干事有些涣散,但也还算乖巧。因此我基本没去想肯定要考重点高中。

不过我对她们口中的宫裂倒有了几分猎奇,听她与妈妈的谈话中感觉他该当是一个蛮会混的小子,比我大两岁。进了彦川一中肯定也是家里有配景的缘故。想来想去无非一个纨绔少年而已。

这时阿姨手提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起来:"你到啦?那自己上来,我们在308包厢。"说完,挂断了固话。

我记得其时我正朝杯子里倒我最爱喝的酸奶,一个男孩闯了进来。在此之前我从没去想袁阿姨的儿子长相如何,一则事不关己不感乐趣,二则认定了是纨绔少年便有些排挤。看到他,第一个跳入脑海的竟然是:一笑百媚生。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纯情男配角,美的可儿的外表,冷冷勾起的嘴角,都有雪的白。

"没想到当年那个清秀到分不清性其余小男孩,如今竟然长得比他爸爸还高了。"妈妈惊讶道。

"宫裂,还不过来见过你叔叔阿姨。这是沙杉,小时侯你还哭着嚷着要把她带回家呢。"

是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那个被叫做宫裂的男孩只是看了我一眼,压根没反映。也对,如果是我,谁会记得小时侯的工作。只是接下去阿姨的话却让我差点把口中的酸奶喷了出来,只瞪大了眼睛望着我的母亲。

"小杉,你和我家宫裂可是生下来就指腹为婚了的哦。当年我和你妈妈念书期间就决意,如果将来我们生的是一男一女,就让你们两个娶亲。不过我们都是开通的怙恃,既然你们见了面,那从如今可以就好好提拔一下情绪。"

指腹为婚?这大概是我十五年来听过的最荒谬的话了吧,我不是在做梦吗?古代电视剧里的戏码竟然在我的身上上演?娶亲?与一个第一次碰头的男孩培养情绪?我才十五岁好欠好,这个时候家长不是都时时防备着自己的孩子早恋吗?而我的爸爸妈妈竟然全都浅笑着坐在一边,毫无否决之意。

我忍不住抬眼看向这场指腹为婚游戏里的男配角,只见他竟是漠不关怀地在那玩着手机游戏。这件工作跟他没有关系吗?为甚么听了之后会如斯默默得无动于衷?我不相信那样精明外表的他会是个毫无主见和思想的男生。岂非就职由他的怙恃来决意他的情绪吗?或者他也跟我一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厥后大人们的话题又转向了别处,聊得不亦乐乎。而我和那个叫迟宫裂的男孩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他一直在那里玩着他的游戏,我想他也肯定不会喜欢我,我们两个一看就知道是两个分歧世界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凑到一块?

回抵家后。

"妈妈,阿姨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才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商定的,那是你们的事,为甚么要扯到我身上?"我不禁有些生机,怎么可以如许强横独裁。

"妈妈帮你选的小男朋友,你不感觉很良好吗?妈妈可是很期待我的瑰宝女儿可以好好尝试一份爱情,和那样的男孩子谈恋爱该当挺不错的。而且宫裂是袁阿姨的儿子,妈妈也对照宁神。婚约只是个情势,如果你们感觉彼此分歧适,到时再竣事也不迟啊。"

我不知道生在如许的家庭是幸抑或不幸?这个世界怎会有如斯超前思想的怙恃?我感觉我生来就是给他们当宠物的,老是将自己的主意强加于我身上。

"我又没说过我喜欢,你有甚么权力帮我决意呀?"脱下妈妈硬要我穿上的纯白纺纱裙,发泄似地一把扔到了角落。

"岂非我们的小杉在黉舍已经有自己喜欢的男生?"敏感的妈妈立时困惑地看着我,问道。

"才,才没有呢,妈妈你别乱说好欠好。"我愣了一下,马上否定道。我才不会告知妈妈单蓝律的存在,这是属于我的一个小神秘。不知道蓝律如今在做甚么,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

"你看你脖子上一直挂着的那枚戒指,就是你袁阿姨送给你的。宫裂那里该当也有一枚,我记恰当初是 独特订做的,你们的戒指内侧还刻了彼此的英文名。"

我闻言取下了那条从小贴身戴着的精细链子,它的坠子就是一枚简单却极有个性的白金戒指,果真上面有几个英名字母。我一直认为这只是别人送我的周岁礼物,如今妈妈竟然告知我这是我和另外一个男孩的订情信物。

"不过当年我和你袁阿姨约定好了,如果你们都同意拿回彼此的戒指,那么婚约就可以排除,我们也决不会再过问。"

是吗?只要拿回属于我的那枚戒指就可以了吗,太容易了。听到这句话,我欣喜不已,内心盘算着如何能力把迟宫裂手上的戒指要回来。看来只有私下去找他,然则我只据说他在彦川一中,其余一无所知。"妈妈,你知道迟宫裂在彦川一中几班呀?"

"这才对嘛!两个可以先交个朋友.你等等,妈妈帮你问问。"拨通了袁阿姨的固话,妈妈拿到了我想要的信息。太好了,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作品相关 上卷第三话  校草篇之迟宫裂,我要排除婚约!

上卷第三话  校草篇之迟宫裂,我要排除婚约!

周日。

我正在房里听着音乐,看着漫画书。"小杉,固话。"这时传来妈妈的声音,我从床上爬起来,翻开房门,只见妈妈拿着画板颜料正在玄关处穿鞋子,看模样是要进来。

"小杉,有个女孩子打固话说找你,你快去接吧。妈妈要去郊野采风,午饭你自己叫一下外卖。"

"喔,知道了。妈妈,再见。"摆了摆手,目送妈妈进来后,我拿起搁着一边的麦克风,"喂,你好,我是沙杉。"

"我是单蓝律。"

"怎么是你?我妈妈跟我说是一个女生找我的呀?"接到自己男朋友的固话,内心固然甘美啦。我们来往快半个月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给自己打固话呢!可是方才妈妈临出门时明明说是女孩打的,怎么又酿成他啦?

"我如今在外面,因为怕你妈妈接到,所以我让一家公用固话的姐姐帮我拨的。"

我的蓝律好细心哦,连这个都考虑到了。我激动着想着。

"你方才在做甚么?"男孩清亮无比的嗓音,柔柔地透过麦克风传过来。

"刚把功课做完,就躺着看看前几天买的漫画。"

"那有空吗?今天可弗成以出来?"

"固然可以啦,我爸爸妈妈全都进来了,就我一个我在家,今天可能连午饭都要自己解决了呢!"

"那九点四十五我在剧院门口等你,好吗?"

"恩。不见不散。"挂了固话,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离九点四十五刚好另有半个小时。

从衣橱拿出一套衣服换上,我夹了一个我最喜欢的发夹。对着镜子自恋一照,沙杉,你还真是漂亮呀!^0^然后将背包背上,欣然出门。

赶到剧院门口的时候,蓝律已经在那里了。换下校服的蓝律看上去更帅了,怎么会如斯的可爱,真不敢相信这么精彩的男孩竟然喜欢我,好幸福哦!

今天上演的是一出法国歌舞剧,这个月它恰好在这个都会巡回上演。那些演员跳舞好利害,一会芭蕾,一会桑巴,一会又爵士。而且故事情节也很故意思,内心感触都用歌曲来抒发。不过门票肯定也超贵吧?看完歌舞剧出来已过了十二点。

"蓝律,午饭我请你吃好欠好?"和单蓝律手牵手走出了剧院,我偏头说道。

"不用,我请你吃吧。"蓝律浅笑着说道。

"不行。你请我看歌剧,午饭固然由我来请。"各位每人请一次如许才平正嘛。

"可是我想请你吃。"男孩清亮的脸上浮现含羞之色。

"没关系,下次我们出来玩你再请我。"我对峙着自己的原则,不能因为自己是他女朋友就老是让他费钱。

"恩。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男孩还是点了颔首。固然他听他那些好朋友说他们的恋爱史时,都说和女朋友进来该当由男生付钱。而沙杉是他第一次广告追求的女生,然则既然沙杉喜欢这样的方式,那他就听她的。只要她高兴就好,其余都不关键。

"那我们去吃甚么呢?"

两个半点大的孩子固然弗成能去甚么高级餐厅,而且我们也不是那种奢靡的主。固然不是甚么富有情调的烛光午餐,但我们却吃得很温馨。我们在一家小型的咖啡店里,蓝律点了一份牛排套餐,而我则点了一个西式蛋糕和一杯踏雪寻梅。

我吃着西式蛋糕却发明上面粉饰的生果内里有我不爱吃的小樱桃,我把它盘弄到一旁,刚美观到蓝律在看着我。

"怎么了?"

"樱桃看着很可爱,但我从小就是不爱吃。",然后问蓝律你喜欢吃樱桃吗?他不明所以地点了颔首。

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用我正在吃的小勺子舀起那只樱桃,喂到他的嘴边。我可以感觉到我拿着勺子的右手连指尖都在发抖,一半是告急一半是含羞。单蓝律纯真的脸也微微红了起来,愈发地诱人。就在我准备把手缩返来的时候,他就着我的手吃掉了勺子处的樱桃。然后只平静地吃着各自的饭,谁都不敢看对方一眼。但心却似饮了蜜,怦怦直跳。

奇丽的周末曩昔了,又得乖乖回到黉舍上课。但我却一直没有忘记与迟宫裂的指腹为婚,设计着哪天去找他把那枚见证着我和他婚约的戒指交流返来。

礼拜三下午恰好数学老师有事,接下去下一节又是自由流动课,也不知班主任是不是家有喜事,竟然一反常态,公布提早放学。多出来的两个小时,我决意去彦川一中找迟宫裂,这个时候他该当是在黉舍上课。

到了彦川一中,门卫把我拦住不让我进去,说等他们放学了才容许放行。那怎么行,等到他们放学了我还怎么找迟宫裂。于是我只能 运用门卫老伯的同情心,撒了个小谎说我是来找我哥哥的,因为黉舍忽然提早放学,可是我丢了家里的钥匙进不了家门了,所以只能跑来向哥哥拿钥匙。

那老伯见我长得一脸乖巧摸样,说话老实,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脱掉的校服,加倍坚信不疑。对我说道,你在这里再等几分钟他们第二节就下课了,到时再破个例放你进去。

随着音乐铃声响起,我顺着门卫老伯指给我学习楼的偏向,找到了高一(15)班。站在门口随手拦住一个从内里出来的男生,"你好,可以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的迟宫裂吗?"那男买卖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回身又走了进去。

不知能否因为下课的来由,很多人在外面走廊打闹。我这个身着异校服装的仿佛成了别人眼中的怪物,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就连近邻几个班级坐在窗户旁边的同学也猎奇迹望着。

只是方才进去帮我叫迟宫裂的那个男生却没有再出来,却是出来两个看上去就感觉痞痞的男生,人家穿校服是规礼貌矩的穿,他们非要解掉上面两颗钮扣,邪笑着走向我。

"是你找迟宫裂?"

"恩。贫苦你们帮我叫一下。"

"你是甚么黉舍的,跑来这里找迟宫裂?阿齐,你看这不是实验附中的校服吗?"他记得实验附中和他们黉舍,恰好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没想到竟跑来了个小学妹,看来老迈的魅力还真是无穷呀!

我有些腻烦他们的无聊举措,有些悔怨是不是不该跑迟宫裂的黉舍来找他,他的人没瞥见,却泛起一个个拦路虎,我是找人不是闯关。正想着,左边又走来三个服装前卫与众分歧的女生,中间的那个最为时尚漂亮。

"熙俊,龙齐,宫裂在不在?"

"这个小学妹也正在找他呢。"那个叫熙俊的男孩好像和这几个女孩很熟,笑着答道。

那女孩听了他的话,原先对我的视而不见转为清高的瞥过我,然后问道。"她找宫裂甚么事?"

"我也不知道。老迈在篮球场,已经让人去叫了。"他摊了摊手。

可恶!这算甚么嘛,我不是动物园供人鉴赏的动物好欠好。我不禁生机地想着,正盘算着归去,其实不该来这一趟。

这时一身篮球服的迟宫裂返来,在门口瞥见龙齐熙俊他们便间接问道:"叫我返来甚么事?"

"喏,这个穿实验附中校服的小女生找你。"他指了指我。

"宫裂,下午我没有练习,放学后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块走。"那个清高如公主的女孩一见到迟宫裂眨眼变得温驯非常。

"是你?"见到我,迟宫裂有些意外。

"我有关键工作要跟你说。"

"龙齐,下节是甚么课?"他回头问那个较平静的男孩。

"好象是政治课。"

"如果老头问起,就说我去了校医室,横竖你们看着办就行了。"看了眼时间,他对他们说道。

"宫裂,那我呢?"

迟宫裂没有回覆她,独自带我去了他们黉舍的冷饮部。替我要了杯柳橙汁,自己则从冰柜里拿起一瓶冰红茶,仰头喝了起来。就在他仰头喝水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领口处模糊也有一条和我类似的链子,看来妈妈说的是真的。

"迟宫裂,我们排除婚约吧。"我从书包里层取出那条串有戒指的链子,"这个和你那条一样的,只要我们交流一下,把刻有对方名字的戒指拿返来,大生齿中的那个婚约也就不算数了。给你,如今你也把你脖子上的那个给我吧。"

我愉悦地把手中的链子递给他,然后伸手要他的那条,接下去我也可以回家了。迟宫裂拿过我递给他的戒指,端详了起来。"和我指腹为婚你很厌恶?"

"也不是,就算换作其他人我也会如许做的。岂非你不期望我们早点排除吗?我和你以前基本从没见过面,这一切你不感觉很荒谬吗?而且我看方才那个漂亮女生好像很喜欢你。"

"是谁跟你说换回这个就可以了?"拿着链子在我面前摇晃,迟宫裂问道。

"固然是我妈妈告知我的,阿姨没跟你说过吗?不过没关系,如今快把你那条给我吧。"我高兴地回覆。怎么回事,他只是拿着我的物品悄悄地盯着我,却不见他有下一步举措。急得我真想自己动手从他脖子上把那枚戒指抢返来。

"迟宫裂,你是不是又给我翘课了?这个时间你该当在课堂上课。"一个有些光头的教师模样的五十阁下男子进来买完物品,正准备回身进来,忽然看到圆桌处坐着的迟宫裂,又走了返来,一脸严肃地问道。

"见鬼,在这里也能被地中海撞上。"看到他走向自己,迟宫裂不禁低咒。他口中的地中海正是彦川一中的教训主任,这人特会装模作样,芝麻大的小事也能被他叨念个半天。

记得开学第二天他和一帮同学上完体育课从操场去食堂的路上,他看到他竟然叫出了他的名字,然后一脸谄媚的笑着跟他说:"想不到长这么大了,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新黉舍还能适应吗?如果有甚么问题尽管来找老师。你外公近来好吗?"接着又说了几句极慈爱的话,活像一只笑面狐狸。厥后迟宫裂更是不时可以碰到他,老是以自己是其长辈之姿态教诲他,让人厌都腻烦死了。

"我先去上课,你在这里等我,知道吗?"留下这么一句,迟宫裂跑出了冷饮部。那个教训主任见迟宫裂已归去课堂,狐狸一样精明的眼睛四下审察了我一番后,提着物品也进来了。

我才不要留在这里乖乖等你回来,无聊死了。可是我的链子被他拿走了,自己的那枚又没拿返来,他就不能先把物品给我留下再走吗?真讨厌。我走出校门的时候,那个门卫伯伯还一脸关怀地问我哥哥找到没,有没有拿到钥匙。我心虚地颔首,和他挥手再见。

作品相关 上卷第四话 校草篇之浪漫甘美的樱桃回想

上卷第四话 校草篇之浪漫甘美的樱桃回想

"知道这几天最热点新闻是甚么吗?"下课铃声响起,任课老师一走出课堂,同桌叶芯便立马放下教材凑过甚与我交流起她方才听到的最新八卦。

"不知道。"我一边收起上节课上过的书本,拿出下节课要用的相关资料,一边摇了点头。

"我听她们说,这几天早上都看到单蓝律载近邻班的黄藜来黉舍,两人另有说有笑的。你说他们会不会在来往呀?"叶芯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

"弗成能。"单蓝律的亲亲女朋友明明就是本蜜斯,岂非我会不知道他在和谁来往。至于脚踏两条船就更弗成能了,我不信蓝律会是那种臭男生。然则听到蓝律每天载其余女生来黉舍,内心还是不是滋味。

"也对,那么多女生明恋暗恋单蓝律,他没道剖析看上她。那个黄藜我上茅厕的时候经常会碰到,长得普通般。"叶芯明显曲解了我所说的弗成能,认为是指黄藜没那个魅力。

"喏,说曹操曹操就到。"叶芯朝我努了努嘴,指了指窗外。

我看曩昔的时候只听到窗边同学喊,"单蓝律,外面有人找你。"正低着头做着功课的单蓝律闻言抬开端,然后起家走了进来,那一刻我还真有点期望他不要进来。

我看到他走到课堂外一个扎着超短马尾的女生面前,那女生一脸明丽地对他说了甚么话,只见单蓝律微微有些迟疑,犹豫地点头。接着那女生又交给他一本类似字典的物品,然后依依不舍地走回旁边的课堂。不知道为甚么看到蓝律对着其余女生也单纯可爱的笑,忽然感觉好刺眼。固然知道他是仁慈地不懂回绝,但内心还是有些痛苦,不禁对他生起气来。

"恶心,故意说来还字典,其实还不是想来找单蓝律。"一脸厌恶脸色,叶芯不屑地说道。

"她就是黄藜?你怎么知道她是来还字典的?"我有些猎奇。

"嘿嘿,我会读唇语呀,利害吧!"同桌满意地说道。真的假的啊?这也太神了,看来我身旁的同学还真是藏龙卧虎。

惨了,我今天是彻底成了一个爱妒忌爱妒忌的坏女生了。可我就是讨厌单蓝律旁边坐着其余女孩子嘛!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看到我的蓝律竟然和上午来找他的黄藜在一块吃饭,两人有说有笑。他以前不是都和几个男生一起吃的吗?为甚么今天被那个黄藜蛊惑走了,而且还是孤男寡女,哼,我再也不要理蓝律了。

因为怕被同学们发明,我和蓝律在黉舍总是连结肯定间隔,更别提两人一起分享爱心便当。而如今蓝律却在我的面前和另外一个女孩出双入对,我这个正牌女友倒成了观看者,试问哪一个女孩子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你怎么啦?"方才还和她嘻嘻哈哈,怎么买好饭就无精打采的,叶芯关怀地问道。

"没甚么,我们快去找位子吧,否则等初三他们下课就挤得要命了。"

我们经由单蓝律旁边的时候,他恰好也看到了我们,高兴地笑,露出两颗淘气的虎牙。如果是平日我们会意有灵犀地相视而笑,可是今天我在生他的气,于是便假装没瞥见似地故意把头扭向了另外一边,因此也没留意到蓝律略显黯然的神色。我虽和叶芯边吃着饭边聊天,但心思却全在另外一个偏向,领受到蓝律不时投来的目光,我又佯装浑然不觉,低头继承吃我的饭。

放学我和叶芯一块走出校门,一个穿着嘻哈奇异的男生叫住了我,"嗨,穿实验附中校服的小妹妹,我们又碰头了。"

"你认识他吗?"叶芯问我,这种男孩一看就像不良少年,还是少惹为妙,不懂我怎么会和他有交集?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认错了人了吧。"我的脑海里好象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便拉了叶芯想从另外一偏向走。

那男孩见我要走,又听到我和叶芯的对话,脸色夸大地捧起一颗破裂的心:"啊!我伤心,我这张漂亮洒脱人见人爱的帅脸,你竟然不记得了?岂非上天是赏罚我伤害了无数女孩的心?啊!我的心碎了。"固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认识自己,但我和叶芯都被他搞笑的脸色给逗笑了。

"阿齐,跟老迈说一下,我看见她了。"那男孩朝着校门的另外一边喊道,那里也站着一个装扮同样与众分歧的男孩。原来他们是怕放学出来人太多看不到我,故而才分成两面等着。阿齐?我想起来了,是他们,上礼拜我去彦川一中找迟宫裂时他们两个出来,只是他们今天换了一身衣服感觉变了很多若干喔!这么说,那个叫熙俊男孩口中的老迈该当就是迟宫裂了。

果真在校门西侧角落停着三台类似赛车的重型机车,迟宫裂坐在个中最帅气最抢眼的一台上面,仍旧低头专心玩动手里的游戏,涓滴不理旁边经由同学逗留的目光。"老迈是特地来找你的,跟我来吧。"下午他们逃课出来和一帮朋友玩赛车,竣事后,老迈没有和平常一样和他们去酒吧庆贺,而是间接往这个方历来,他们也只好跟随厥后,来到这里才知道老迈是要找那个穿校服的小学妹。

"沙杉,你真的认识他们吗?会不会是向你要钱的?"叶芯会这么想也不能怪她,因为我们黉舍就发作很多起低年级门生被外校门生欺诈事件,他们明目张胆地向他们要钱,不给就找人揍一顿。就连老师对此也无可怎样,只让我们放学回家自己警惕点,别在外面逗留太久,尤其是要夜自修的初三同学。

"不是啦,你看那个男生,他是我妈妈好朋友的儿子。"我笑道,指了指那里的迟宫裂。"叶芯,你先走吧。""那好吧,你自己警惕点,对了抵家后给我打固话喔。"

叶芯走后,我来到迟宫裂面前。见是我,迟宫裂把他随身携带的游戏机放进口袋,皱了皱眉,说道:"你们老师是不是给你们拖堂了,怎么全部人出来了你才出来?"看来他等了很多时间,果真是大少爷脾性,不过他这张脸长得还真不赖,连皱个眉都这么美观。

"今天轮到我值日,再说我又不知道你在等我。"

"你……"

"我怎么啦?"

"前次不是让你等我吗?"了局他一下课就跑去冷饮部,早没了她的人影,然后又认为她去别处逛去了,害他像个笨蛋似地跑遍全部校园。历来都是女生自动等着,她是第一个。

"你自己去上课,我一个我呆在那里多无聊啊,而且我还穿着自己黉舍的校服,别人不把我当傻瓜也把我当怪物看了。"那些上了体育课去冷饮部买饮料的同学,每个都是进来看一眼再进来,我都快成展览品了。

"谁敢把你当怪物?"

"你们黉舍的每一个同学。"

熙俊和龙齐在一旁听着我和迟宫裂的对话,差点惊呆。老天!这还是他们认识老迈以来第一次有女生这么不买老迈的帐,不是他们吹,他们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一个男生比老迈的魅力还大,无论黉舍还是外面倾心于老迈的人太多了,哪一个说话不是娇滴滴的。妈的,他们怎么都没发明他们黉舍有那末多豪迈果敢的女生,上学期比他们高一年级有两帮女生还为了老迈大打出手差点闹到校长室。让人更好笑的是,老迈基本就不喜欢她们,搞不懂她们争个甚么屁。

"我不喜欢替别人保管物品,这个还给你。"迟宫裂从另外一个口袋取出一条链子。

认为是迟宫裂的那条链子,我高兴得接过手。甚么嘛!这基本就是上礼拜我给他的那条,戒指内侧刻着的还是迟宫裂的英文名。"我要的不是这条。"

"你要就拿去,不要就丢掉。我那条戴了十几年,临时还不想给你,等甚么时候我心情好再说吧。"

"你……"如今是轮到我被他气得说不话了,只能鼓着嘴死命瞪着他,让他知道他真的很可恶。

"我归去了。"迟宫裂发起机车,然后又转过甚对我说:"你生机的模样挺好玩的。"迟宫裂飞奔而去后,另外两个看了我一眼,那个叫熙俊的男孩耍宝似挥手,"小学妹,再见咯。"两台车子扬长而去。看着那枚又回到自己手里的戒指,我只能再次把它放回包包袋子里,然后往回家的公交站牌走去。

我没想到我会在那里瞥见单蓝律。落日下,紫箩兰色脚踏车停靠在一旁,男孩背着书包耐烦地等着。看到我时,康乐地朝我挥手,原本失踪的脸上霎时绽放精明色泽。

以前我问过他,你怎么买了一辆紫色脚踏车呢?紫箩兰普通都是女孩子喜欢的色彩。他不美意思地挠了挠耳朵,说因为没有亲身去,所以这是他妈妈帮他选的。过一会他又一脸告急地问,我骑着是不是很丢脸?我只是抿着唇笑,没有回覆他。或许紫色有点女孩子气,可是我的蓝律骑着它却帅气极了,蓝律瘦弱的身体和单纯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孩子,灵活自然。

作品相关 上卷第五话 校草篇之劫难连连的一天

上卷第五话 校草篇之劫难连连的一天

"你怎么还在这里?"如今离放学已曩昔了半个小时,他就一直等在这里?好傻。

"我在等你。"方才他等了良久都没见到她泛起,还认为她走了呢。他知道她今天一整天都不高兴,也不理自己。他看向她的时候,她老是在和旁边的人说话,他看到谢航宇(坐在她前面的男生)好频频拉她的头发,她竟然都没生机。他不知道课间谢航宇和她说了甚么笑话,让她那末高兴。一全部下午他的心总感觉烦烦的,日常他总能将一整天的功课在黉舍里就完成,如今他的书包里另有半张英语试卷和一篇语文缮写。

"你不去等黄藜吗?"一想到这个,刚冒出来的一丝丝激动又烟消云散了,说好今天不理他的。

"黄藜?"单蓝律大大的眼睛不解地望着我,不懂为甚么会忽然扯到黄藜?沙杉也认识她吗?

"你不是每天早上都载她来黉舍吗?"我嘟起嘴。

"你是因为这个所以生机吗?"终于搞清了情况,原来真的是自己惹她生机了,只是她为甚么要为这个生机呢?

"我才没呢。"让我认可我是在妒忌在妒忌,打死我也不干。只是他说的没错,我生机不就是为这个吗。

"黄藜和我住同一个小区,我们幼儿园小学都在同个班级,我们只是很认识的朋友。她说她的自行车坏掉了,所以便和我一起来黉舍。"单蓝律诠释着。

"自行车坏了不会拿去修吗?"

"她说下个周末去买辆新的。"

"下个周末,这个周末不是也可以买吗?"我坏心地想着。

"如果你不喜欢,来日我跟她说,说……"可是他该当怎么说呢?单蓝律有些难堪地想着。

"算了,万一因此害得她迟到就欠好了。不过等她自行车买好后,你弗成以再载她了。"

"她自己有自行车,我固然不会载她了。"

"今天你不要送我回家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归去。"

"沙杉,你还在生我气啊?不要不理我好欠好!"男孩本来高兴的一张脸又昏暗了下去。

"我已经不生机了。"

"可是……"

"如许可以了吧?"不想看到他又一脸委屈的表情,我解下裹在脖子上的领巾,踮起脚替他围上。和他来往今后,我才发明单蓝律在黉舍里是一副乖乖劣等生斯文平静的摸样,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又是一个极易含羞,情绪精致的男孩。"如今快五点非常了,你太晚回家的话,你妈妈也会担心的,所以我才不要你送。"

"你把你的领巾给我了,你自己不是很冷,你快拿归去围好。"说着便要去解我刚为他裹好的领巾。

"笨蛋,你骑自行车才需要它,我坐公交车间接就抵家门口了。而且公交车里有空调。不过来日你要记得裹条领巾,这几每气候越来越冷了,弗成以给我伤风。"重新为他系好领巾,我都感觉自己像他妈妈了,天,我才十五岁耶!

"恩,我知道。"单蓝律点了点头。这时,公交车来了,我跳了上去。单蓝律推着单车站在那里。

和平常差不多时间,我走进课堂。翻开课桌准备拿早读要读的英语书时,却发明内里放着一袋热呼乎的早点,正想问同桌是不是她帮我买的,前面传过来一张纸条。问是谁传的,说是第三组传过来的。翻开一看,上面写着:知道你肯定又睡了懒觉,所以帮你买了早饭。快趁热吃吧,不 (快速键 ←)下一页 (快速键 →)


(责任编辑:每日一笑)


 

  广告招租 - 联系QQ1390477380id_1广告位-468*60


广告招租 - 联系QQ1390477380 id_2广告位-640*90


广告招租 - 联系QQ1390477380 id_3广告位-640*90

今日推荐

linkad